展望中国证券业

三天前GCC代表团接受到了光大银行总行的热烈欢迎。
今日中国,四大国有银行已经不足以代表中国金融业的发展。拥有近20亿美金总资产的光大,可以和美国前20%大小的银行相比。但光大最看重的还是金融产品的开发。的确,美国在此栽了大跟头,但是在金融业依然处于新生期的中国,资产管理方面的资金,给予了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的极大需求。
目前在中国金融业的最大改变在于政策改革。美国分业经营的传统,是为1933年的《格拉斯-斯蒂格尔法案》(Glass-Steagall Act)所严格控制的。此法案“将投资银行业务和商业银行业务严格地划分开,保证商业银行避免证券业的风险,禁止银行包销和经营公司证券,只能购买由美联储批准的债券。”直到1998年才为新立的《格雷姆-里奇-比利雷法案》 (Gramm-Leach-Bliley Act)所废除。混业后的风险依然存在,就如花旗银行在这次金融海啸中几乎倒闭,使得美国市场信心大大受挫。
中国证券业,在我在广发证券2008年冬季实习时,还是一再强调分业经营模式。可是五日前在平安保险的访问时了解到,混业经营已经基本被定为未来发展方向,而平安集团也已成为一家庞大的金融结合体。从保险,信托,证券,银行,到资产管理,平安的战略方向不仅仅是中国的保险业,更是发展迅速的金融业整体。平安目前已基本成为中国第二大保险公司,其主要竞争对手为中国人寿。以“分业管理,统一上市”的目标为战略,平安正试图打造跟花旗、摩根大通属于同类的多业金融服务集团。从一家做海运保险的深圳小公司,做到保险业里数一数二的领头人,平安的前途一片光明。走时,访问团更收到一本中信出版社出版的《大道平安》,希望读后能获益良多。

三天前GCC代表团接受到了光大银行总行的热烈欢迎。
今日中国,四大国有银行已经不足以代表中国金融业的发展。拥有近20亿美金总资产的光大,可以和美国前20%大小的银行相比。但光大最看重的还是金融产品的开发。的确,美国在此栽了大跟头,但是在金融业依然处于新生期的中国,资产管理方面的资金,给予了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的极大需求。
目前在中国金融业的最大改变在于政策改革。美国分业经营的传统,是为1933年的《格拉斯-斯蒂格尔法案》(Glass-Steagall Act)所严格控制的。此法案“将投资银行业务和商业银行业务严格地划分开,保证商业银行避免证券业的风险,禁止银行包销和经营公司证券,只能购买由美联储批准的债券。”直到1998年才为新立的《格雷姆-里奇-比利雷法案》 (Gramm-Leach-Bliley Act)所废除。混业后的风险依然存在,就如花旗银行在这次金融海啸中几乎倒闭,使得美国市场信心大大受挫。
中国证券业,在我在广发证券2008年冬季实习时,还是一再强调分业经营模式。可是五日前在平安保险的访问时了解到,混业经营已经基本被定为未来发展方向,而平安集团也已成为一家庞大的金融结合体。从保险,信托,证券,银行,到资产管理,平安的战略方向不仅仅是中国的保险业,更是发展迅速的金融业整体。平安目前已基本成为中国第二大保险公司,其主要竞争对手为中国人寿。以“分业管理,统一上市”的目标为战略,平安正试图打造跟花旗、摩根大通属于同类的多业金融服务集团。从一家做海运保险的深圳小公司,做到保险业里数一数二的领头人,平安的前途一片光明。走时,访问团更收到一本中信出版社出版的《大道平安》,希望读后能获益良多。

Advertisements

One thought on “展望中国证券业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